热门搜索:

你杀了窦广臣也就算莫要再去撩拨沧澜剑宗但我估计沧澜剑宗也不会

时间:2019-01-01 16:40 文章来源:互联网

 敢去趁火打劫,这根本就是在找死!”
 
    虽然楚休是敌人,但窦广臣却也不能否定楚休的实力,同阶当中,楚休几乎已经做到了接近巅峰的状态,他随手一击恐怕窦广臣都抵挡不住。
 
    眼下有资格作为楚休对手的,只有宗玄这等同样在天人合一境便积累了极强实力的年轻俊杰和一些老辈的武道宗师。
 
    窦广臣虽然不想承认,但他现在跟楚休,的确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窦广臣不是白痴,他是跟楚休有仇,他们整个沧澜剑宗都跟楚休有仇,但这却并不代表他会盲目送死。
 
    林开云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冷色道:“我们这点实力当然不够,不过我是剑王城的嫡传弟子,这次来小凡天,我身上怎么可能没有一丁点准备?
 
    我带着剑王城的秘宝滴血剑来,此物见血夺魂,乃是一等一的凶兵,除了动用时要耗费大量的精血,只能当作底牌用,几乎没有缺点。
 
    我的实力不够,动用滴血剑难以发挥出真正的力量,窦兄,你是天人合一境的武者,气血之力全部催发之下,足以发挥这滴血剑八成的威能,甚至都能够威胁到弱一些的武道宗师!
 
    楚休全盛时期,这滴血剑对他没什么效果,但现在他力量已经耗尽,由你提供气血之力,我来操控滴血剑,运使剑诀,绝对能够杀了楚休!”
 
    看到窦广臣还有些犹豫,林开云连忙劝道:“窦兄!你想好了,这可是你唯一的机会了!失去了这次机会,别说是你想要杀楚休,就算是你们沧澜剑宗的宗主柳公元来了,也是杀不了楚休的。
 
    楚休的潜力惊人,他只会越来越强,越来越让你绝望!
 
    如果窦兄你当真不顾沧澜剑宗日后的安危,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我自己去对付他便是!
 
    你也不用担心我坑你,若是没有一定的把握,你认为我会出手吗?”
 
    林开云说了这么多,窦广臣都没有反应。
 
    真正让窦广臣心中悸动的,是林开云那句关于沧澜剑宗的安危。
 
    窦广臣是被柳公玄给养大的,他从小便在沧澜剑宗内成长,对于他来说,沧澜剑宗就好像是他的家一样。
 
    当初柳公玄决定全力培养沈白,而不是他这个大弟子,窦广臣若是心中没有丝毫的嫉妒和不甘,那是假的。
 
    不过为了沧澜剑宗的未来,沧澜剑宗的利益,他窦广臣心甘情愿受委屈,心甘情愿在沈白面前装作坏人,带给他压力。
 
    他死不要紧,但窦广臣真正忧心的却是沧澜剑宗的未来!
 
    虽然柳公玄说了,沈白还没有废,他还在闭关,只要能够顺利出关,必将一飞冲天。
 
    关于沧澜剑宗后山的一些传说,窦广臣自然也是听说过一些的。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压根就没听说过哪位沧澜剑宗的先祖去后山闭生死关之后能够成功出关,一飞冲天的。
 
    不是窦广臣不相信沈白,而是这个概率实在是太低了。
 
    此时窦广臣眼睁睁的看着楚休在众多高手面前扬威,甚至还胜过了宗玄,这一切都让窦广臣感觉到了威胁。
 
    这时候的楚休便有这种实力,等到哪天他晋升武道宗师,而他们沧澜剑宗却是逐渐衰败,万一楚休想起了这段仇怨,他沧澜剑宗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不过窦广臣刚想要答应下来,他却猛然间一顿,凝视着林开云,沉声道:“你是剑王城的弟子,你可以杀楚休,因为你身后有着剑王城的庇护。
 
    但我现在若是杀了楚休,关中刑堂势必不会放过我沧澜剑宗的!
 
    我师父年轻之时虽然不怕那关思羽,但现在我师父却是已经老迈,这个时候我去对付楚休,虽然能够扼杀一个未来的麻烦,但却会将我沧澜剑宗陷入死地的!”
 
    眼看楚休距离门口越来越近,林开云已经顾不得其他了。
 
    他低喝道:“有我剑王城保你,你怕什么!?关中刑堂再强,还能强的过我剑王城不成?
 
    窦兄,你再不做好准备,便来不及了,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信我,和不信我!以我在剑王城的地位,你难道还不放心吗?”
 
    关于剑王城内部的一些事情,窦广臣的确是不知道,甚至大部分的外人其实也都不太清楚。
 
    反正在他们看来,林开云乃是仅次于方七少的存在,在剑王城内定然也是有着不弱的地位,倒也有可能保下他沧澜剑宗,所以事已至此,窦广臣便只能赌一局了,反正对于他来说,结果也都是一样的。
 
    现在杀了楚休,要面临关中刑堂的报复,不过剑王城有一定的几率护住他沧澜剑宗。
 
    而若是拖到未来,楚休则是有可能亲自来他们沧澜剑宗了结这段恩怨,而以楚休那狠辣的性格,他们沧澜剑宗,多半是会被破家灭门的!
 
    反正都是赌,窦广臣选择了前者,他咬着牙低喝道:“现在我应该怎么做?”
 
    听到窦广臣的话,林开云的嘴角顿时便露出了一抹阴沉的笑意来。
 
    其实在剑王城内,林开云的待遇是仅次于方七少这没错,林开云也没有说谎。
 
    但他却没有告诉窦广臣,如果说十分的东西,那方七少能得到九分,他只能得到半分,而其他剑王城的弟子,才会分到最后那半分。
 
    虽然他仅次于方七少,不过这待遇嘛,却是天差地别。
 
    但林开云敢保证,就算他真杀了楚休,关思羽打上门来找麻烦,但剑王城也是不会把他交出去的。
 
    这其实才是剑王城的真正作风,霸道至极。
 
    不问对错,反正不会是我错了。
 
    当然剑王城能保得住他,但能否保得住沧澜剑宗,这点就连林开云自己都拿不准。
 
    眼看着楚休的身形已经临近,林开云从空间秘匣当中拿出一柄通体血红的长剑来,对窦广臣沉声道:“燃烧精血灌注到滴血剑当中,越多越好,越快越好!”
 
    窦广臣没有耽搁,他立刻选择燃烧精血,大股的血雾精纯至极,全都涌入了林开云的滴血剑当中。
 
    被那气血之力一刺激,滴血剑上顿时便绽放出了一股血芒,杀机颤动,甚至就连林开云都有着掌握不住的感觉。
 
    这滴血剑昔日乃是一位魔道巨枭手中的神兵,但那位魔道巨枭被剑王城的人斩杀之后,神兵受创,剑灵受损,已经不能正常使用了,况且此物消耗太大,而且凶厉无比,大部分剑王城武者也不会去用这种东西,便交给了林开云,作为保命之物。
 
    随着林开云手捏剑诀,滴血剑之上的杀机彻底被释放,血芒光辉照耀十余丈,向着楚休快速的斩来!
 
    在林开云那滴血剑绽放出血芒,并且瞄准他的那一刻开始,其实楚休便已经察觉到了杀机。
 
    只不过楚休还在纳闷,这种时候谁还想着要杀他?但仔细一想,他的仇人貌似还当真不算少。
 
    但等到楚休看到出手的人是林开云和窦广臣时,楚休还真没有想到。
 
    这两个家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在这个时候对他出手?
 
    林开云这种角色楚休早就已经不放在眼中了,窦广臣也差不多是如此,甚至就连窦广臣身后的沧澜剑宗楚休都没怎么放在眼中。
 
    沧澜剑宗的实力衰败严重,早就已经是昨日黄花了,就算楚休不去找沧澜剑宗的麻烦,沧澜剑宗在柳公元死后也会自己逐渐衰弱的。
 
    结果现在这两个家伙竟然还敢对他出手,当真是活腻歪了?
 
    不过楚休忽然想到了什么,他这才反应了过来,这两个家伙不是活腻了,而是想要落井下石而已。
 
    方才他击败宗玄之后自己的力量和体力已经消耗的极其严重了,现在楚休虽然看不到自己的面色,但估计也应该是极其的难看。
 
    正因为这样,林开云和窦广臣这才好像有了些许的勇气,敢于对他出手。
 
    只可惜这两个人并不知道,哪怕就算是飞不起来的巨龙,也不会被野狗分食的!
 
    血色的剑芒斩来,威势倒也足够惊人,哪怕是楚休全盛时期,也要动用七分的力量来抵挡。
 
    但问题是,现在楚休并不需要挡。
 
    在那血芒斩来的瞬间,楚休的天子望气术已经施展而出,看似简简单单的一步,却是正好躲过了那血芒的斩击。
 
    这血芒的实力的确不弱,但强大的是滴血剑本身,而不是林开云。
 
    就凭他那点可怜的剑道修为所施展出来的剑诀,楚休的天子望气术轻易便可以将其看穿。
 
    甚至只要林开云一抬手,楚休便已经能够看破他想要出招的轨迹。
 
    于是乎林开云只能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眼前的一幕,他那滴血剑上的血芒虽然威势冲霄,但却连楚休的边都没有碰到,好似他在故意放水一样,剑芒都落在楚休周身不远的空处,精准的避过了楚休身体。
 
    燃烧气血所带来的力量是有限的,窦广臣此时面色已经煞白,他怒吼道:“林开云!你到底在搞什么鬼?你究竟是想要杀楚休,还是要坑我?我坚持不住了,你自己玩吧!”
 
    话音落下,窦广臣直接停止了燃烧气血,滴血剑之上的血芒却是立刻开始黯淡了下来。
 
    林开云一咬牙,自己周身的气血也是开始疯狂的燃烧着,但那血芒却是依旧是跟楚休擦肩而过,他只能看着楚休轻描淡写的走到他跟窦广臣的身前来。
 
    看着楚休,窦广臣想到之前楚休出手击败宗玄时的威势,他身体不禁颤了颤。
 
    就在窦广臣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楚休一步踏出,一拳落下,拳已经到了窦广臣身前,空气中才有着一声剧烈的音爆之声传来!
 
    伴随着那音爆之声,还有一个细微的声音也同时传来,好似什么东西碎裂了一般。
 
    空气当中一片寂静,或许只有那漫天纷飞的鲜血和碎肉才能证明,之前窦广臣的存在。
 
 
------------
 
第六百零九章 仇怨
 
    人要杀我,我便杀人,面对窦广臣,楚休可不想说什么废话。
 
    只不过看到这一幕的人却是猛的哆嗦了一下,这楚休下手可当真是够狠,一名天人合一境的武者竟然直接被他一拳就给轰成了碎肉。
 
    纵然这里面有之前窦广臣燃烧精血,已经透支了体力的原因,但现在楚休也一样是没剩多少力量了,结果楚休还能造成这种结果,可想而知双方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而这时眼看着窦广臣被杀,其余那些沧澜剑宗的弟子虽然有一部分人眼中露出了怯懦之色,但大部分的弟子却是悲痛的大骂着楚休。
 
    大派弟子怎么也要有大派弟子的心气和底蕴的,沧澜剑宗现在虽然不算是顶尖大派了,但这底蕴也还是有的,不会因为被杀了一人,便好似乌合之众一般,哭嚎着四下奔逃。
 
    楚休忽然叹息了一声道:“沧澜剑宗,我给过你们机会,可惜,你们却始终都没有去珍惜啊。”
 
    楚休说的是真话,他是真给过沧澜剑宗机会的。
 
    当初在神兵大会之上沈白主动向楚休挑战,结果却被楚休给废掉,刚开始的时候楚休的确是想要解决沧澜剑宗,最后一劳永逸的。
 
    但那时候楚休的事情有些多,而且沧澜剑宗毕竟还有一个柳公元在,楚休想要算计死一位武道宗师,那并非易事,再加上沧澜剑宗也一直都没有再来找他的麻烦,楚休便将这件事情给忘了,直到后来楚休实力大进,其实他也都从来都没想过要去找沧澜剑宗的麻烦。
 
    只不过没想到,他不去找别人麻烦,有些人却是主动来找自己的麻烦,那就别怪自己心狠手辣了。
 
    楚休的手指轻轻的弹动着,看样子好似印决,但却又好像不是。
 
    只不过在楚休手指弹动之下,却是有着一声雷霆炸裂般的爆响自一名沧澜剑宗弟子的耳边响起,力量震动,瞬间便震碎了他的心脉,使得那名有着三花聚顶境的武者当场便七窍流血,倒在了地上。
 
    随着楚休的手指不断的弹动着,沧澜剑宗的那些武者一个接着一个的心脉炸裂,哭嚎着想要逃走,但却最终却连一个逃出去百丈之地的都没有。
 
    如此轻描淡写的杀人,楚休这份实力顿时又让在场的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其实这倒不是什么高深的武功,而是楚休以外狮子印结合精神力所临时创造出来的一种手段,甚至不算是功法,只能算是一种力量的运用方式而已。
 
    对于同阶甚至比自己强的对手没什么用,但用来杀这些实力远远不如自己的武者,却是摧枯拉朽一般,对方几乎没有任何防抗之力。
 
    这时楚休又将目光望向了林开云。
 
    林开云的手一抖,滴血剑甚至都差点掉落在了地上。
 
    他的面色苍白,一半是方才燃烧精血的后果,另一半就是被吓的。
 
    看着楚休,林开云表现的更为不堪,他甚至都没有反抗,只是用色厉内荏的语气低喝道:“楚休!你不能杀我!杀了我,我剑王城必将与你不死不休!”
 
    这时其他人也都是看到这一幕,远在后方白潜面色顿时一变,他也是连忙大声道:“楚休!住手!”
 
    方才是林开云先动手的没错,但林开云怎么说也是他剑王城的弟子,他可以惩罚,但却不能让楚休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这么杀了林开云。
 
    方七少也是在后面大喊道:“楚兄!冷静点!别冲动啊!”
 
    林开云虽然才是自己人,但方七少却很厌恶林开云,以他跟楚休的关系,方七少自然是不会为了一个林开云跟楚休翻脸的,他让楚休冷静一下,其实也是为了楚休好。
 
    这件事情是林开云不对,忽然发神经自作主张的要去杀楚休。
 
    现在没杀成,事后楚休想要补偿都好说,方七少甚至都可以在其中帮忙周旋一下。
 
    他倒是没有剑王城那股帮亲不帮理的习惯,做错事就要认罚,这很正常。
 
    但现在楚休若是真的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了林开云,那事情可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剑王城绝对不会容忍有人在大庭广众杀了自家的弟子而忍气吞声,特别这个人还是林开云,是剑王城仅次于方七少,位列龙虎榜的俊杰人物。
 
    所以只要人不死,一切都好说。
 
    但楚休却只是望了方七少跟白潜一眼,他的手指轻轻弹动着,没有杀意,但却给人一种极致的绝望之感。
 
    林开云察觉到了这种绝望,所以他疯狂的将自己最后的一丝气血都灌注到滴血剑当中,想要抵挡,但却是在楚休的弹指之间,直接被那股强大的力量震碎了心脉,七窍流血,轰然倒地,再也没了生息。
 
    他怨恨宗门怨恨了十多年,怨恨宗门师长偏心方七少。
 
    结果到临死之前,他却只能选择依靠师门的威名来保命,但只不过碰到有人不把这份威名当回事的时候,等待他的便只有死亡。
 
    白潜和方七少还是晚了一步。
 
    看着地上林开云的尸体,方七少不由得苦笑道:“楚兄,你这又是何苦呢?”
 
    他此时顾不得跟楚休扯淡开玩笑了,因为事情大条了。
 
    以前楚休只是跟剑王城有些恩怨,但现在,这恩怨却是演变成了仇怨,甚至是至死方休的那种。
 
    楚休淡淡道:“我只是不习惯把简单的事情弄的复杂而已。
 
    江湖仇怨那么多,无非就是我杀人,人杀我。
 
    现在既然有人要杀我,还是在我最为虚弱的时候落井下石,我自然也要杀他,这还用问为什么吗?”
 
    方七少有些无语,不过这也正是楚休的行事风格,有时候,简单粗暴到了极致。
 
    剑王城本身的行事风格便是霸道的很,帮亲不帮理。
 
    哪怕林开云当着众人的面对他出手,难不成剑王城还会把林开云废掉给楚休出气不成?不存在的。
 
    反而林开云跟他之间的仇怨会越来越深,最后直到解不开的那种程度,自己早晚都要再杀他一次。
 
    所以早杀晚杀都是杀,为何不现在就把事情解决?
 
    就像楚休所说的那样,人要杀我,我便杀人,很简单的事情,不用把它复杂化。
 
    白潜紧盯着楚休,咬着牙道:“好好好!你楚休是够威风,刚刚战败了宗玄,便又杀了我剑王城的弟子,真以为这江湖上没人能治得了你了?”
 
    虽然白潜也是暗恨林开云自作主张去对楚休动手,但楚休当着众人的面杀了林开云,这根本就是在打剑王城的脸,这件事情剑王城若是忍气吞声,那剑王城的脸面往哪里放?
 
    方七少在一旁皱着眉头,叫了一声道:“首座!”
 
    白潜回头过头去,神色肃然道:“七少,我知道你跟楚休的关系不错,但这件事情关乎我剑王城的威名,不是你个人的情绪能够左右的,在这件事情上,由不得你任性!”
 
    以往剑王城的师长的确是很溺爱方七少,不为别的,就因为方七少的实力和潜力,所以哪怕方七少干出再荒唐的事情来,也是值得原谅的。
 
    但在这种关乎于剑王城威名的事情上,却是由不得方七少胡来。
 
    看到白潜这种态度,方七少也是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他平时的确是有些不着调,不过却不代表方七少是真傻,宗门利益,威名关系这些东西他全都懂,只不过以往方七少懒得去想而已。
 
    现在事情闹到了这种地步,哪怕他是剑王城年轻一代最为杰出的弟子,他也无法插手,因为他只是年轻一代的杰出弟子,却还不是剑王城的执掌者。
 
    眼看白潜的手已经握在了长剑之上,关思羽从后方赶来,沉声道:“白堂主,小辈之间的江湖厮杀,你难道忍不住要亲自下场了?”
 
    关中刑堂是不如剑王城没错,但现在大庭广众之下,别说楚休已经展现出了自己那恐怖的实力跟潜力,哪怕就算楚休只是寻常的关中刑堂武者,关思羽也不可能让白潜动他。
 
    看着眼前的关思羽,白潜冷哼了一声,松开了握剑的手,拉着方七少转身便走。
 
    身为剑王城形剑堂首座,白潜的实力在众多武道宗师里面也算是上层了,不过他对上关思羽,白潜还当真没有多少底气跟把握。
 
    一直以来其实关思羽都被人给小看了,包括这次关思羽进入小凡天内,敢于对他出手的可不少。
 
    就在楚休在三清殿见到关思羽之前,其实关思羽便已经跟不少人交过手了,其中不乏一些名气比之关思羽要大许多的高手,而结果却是,关思羽未曾一败!
 
    包括这一次抢夺道蕴,关思羽本身也是成功抢夺到了一个,甚至敢跟他去争夺的都没几个。
 
    白潜见过关思羽出手,他没有把握胜出,甚至保持不败都没有多少把握。
 
    剑王城弟子被关中刑堂的楚休轻易斩杀这也就罢了,如果他这个剑王城形剑堂的首座若是再败给了关思羽,那他剑王城的脸无疑会丢的更大的。
 
    不过白潜临走时虽然没说什么狠话,但他却也给了关思羽跟楚休一个阴沉的目光,显然是在说,这件事情剑王城记下了,绝对不会这么轻易了结!
 
 
------------
 
第六百一十章 收获
 
    三清殿彻底崩塌,拿到道蕴的人跟没拿到道蕴的人都是匆忙离去,然后四散。
 
    关思羽阴沉着面色带着楚休走出了一段距离,这才黑着脸低喝道:“你怎么又把剑王城的人给杀了?那林开云是什么身份你难不成不知道吗?剑王城是什么秉性你难道不了解吗?
 
    你真以为就凭你跟方七少的关系,剑王城就不会对你怎样吗?方七少的面子,还没大到这种程度!”
 
    说实话,关思羽是真的有些抓狂了。
 
    之前楚休力战宗玄并且胜之的时候,关思羽还是很骄傲的,毕竟他们关中刑堂也终于出了一位拿得出手的年轻俊杰,甚至力压江湖这一代俊杰高手。
 
    结果还没等他骄傲多久呢,楚休便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来,跟剑王城结下了死仇。
 
    事实证明,楚休的实力跟他惹事的能力也是成正比的。
 
    楚休淡淡道:“那林开云要杀我,我杀他有什么不对吗?有些人既然想要找死,我便成全他,若是因为对方是剑王城的人,我便如此股息忍耐,那换来的恐怕还有第二次的阴谋算计。
 
    退一时海阔天空,忍一时却未必风平浪静。江湖仇怨厮杀这么多,若是只亮出背景来便好了,那也就不会死那么多人了。
 
    况且这么多年来,我关中刑堂做事虽然不霸道,但却不会过度委曲求全,不是吗?”
 
    关思羽冷哼了一声道:“现在你跟我倒是有这么多的借口,方才你杀人时,你怎么不多考虑考虑?”
 
    楚休说的倒是事实,关中刑堂虽然隐忍低调,但却从来都没有委曲求全过。
 
    昔日楚狂歌号称巨侠,一生行侠仗义,扶危济困,救人无数。但同样楚狂歌在面对各种敌人威胁时,他从来都没有让步过。
 
    甚至有传言称,楚狂歌与人对战时从来都不说拼命之类的话,但他一旦出手,却是带着一股跟人鱼死网破的气势,简直就是不要命一般。
 
    而关思羽虽然没有楚狂歌那么极端,不过关思羽早年倒也一样是硬气的很,面对外敌从来就没有选择过让步之类的事情,只不过现在变得十分低调了。
 
    看着楚休,关思羽也是十分的头疼。
 
    楚休的实力强,天赋高是好事,不过他那惹事的本事却是已经让关思羽有些吃不消了,关中刑堂可经不起楚休这般折腾。
 
    楚休这时候道:“堂主,其实你也不必忧心,剑王城此时也是有些色厉内茬,短时间内他们是不会来找我们麻烦的。
 
    上次浮玉山正魔大战,剑王城损伤一样不少,甚至据说剑王城的真火炼神境强者‘剑南王’独孤离都被重创,所以这段时间内,剑王城是不会闹出什么大动静来的。
 
    况且这件事情的对错江湖上有目共睹,是他剑王城的人先行动手,而且还落井下石的,这种事情虽然很正常,但好说不好听,所以剑王城就算是想要报复,这报复也不可能来的这么快,起码要等到风声下去一些才会报复的。”
 
    关思羽紧皱着眉头点点头道:“小心一些,也别太乐观,小凡天还有两天便要结束了,这段时间你就跟在我身边,不要乱跑!”
 
    关思羽是真的有些怕,楚休惹事的能力太强了一些,他若是不盯着一点楚休,说不定这楚休又要闹出什么事端来。
 
    “对了,还有沧澜剑宗的事情,你杀了窦广臣也就算了,莫要再去撩拨沧澜剑宗,但我估计沧澜剑宗也不会再对你出手的,柳公元是一个聪明人,他哪怕是恨极了你,但在没有绝对把握的前提下,也不会把事情做绝的。”
 
    楚休点了点头,不过眼中却是带着一丝不以为然之色。
 
    若是按照他的性格,既然他杀了窦广臣,他也不介意顺手灭掉沧澜剑宗,斩草除根。
 
    不过现在关思羽都已经发话了,自己若是还带着人去灭掉沧澜剑宗的话,那就有些过分了,很可能会跟关思羽直接撕破脸皮的,所以自己跟沧澜剑宗之间的恩怨,还是要从长计议的。
 
    此时楚休倒还真希望那柳公元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主动对他出手,那样他也有了去覆灭沧澜剑宗的理由。
 
    接下来的两天当中,楚休便一直都跟着关思羽在小凡天内闲逛。
 
    因为时间只剩下两天了,而周围的遗迹也都被人探索光了,再往远处走已经来不及,所以这两天的时间,楚休跟关思羽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采药,修炼等等。
 
    两天的时间过后,楚休感觉周围的空间一阵扭曲,一股力量在排斥着他,最终将他跟关思羽都送到了外界。
 
    小凡天外面拥挤的人群可是要比之前小凡天开启的时候还多。
 
    小凡天开启的时候,除了那些大派弟子可以动用种种秘法快速赶路前来,其他人就算是知道了风声,也是无法这么快敢来魏郡的,所以那时候外面围拢的大多数都是魏郡周围的武者和势力。
 
    但现在十天过去了,从江湖上四面八方赶来看热闹的,却是要比之前多了十倍还多。
 
    走出小凡天思羽一向都不是一条心,不过只要安流年还跟关中刑堂是一条心,那他对关中刑堂就是有用的。
 
    结果现在安流年一死,关中刑堂相当于损失了一个宗师战力,这对于关中刑堂的来说,这次进入小凡天,无疑是很亏本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关思羽就连想找出谁是凶手都不可能。
 
    虽然关中刑堂最为擅长就是这种事情,但起码也要有一些蛛丝马迹才行。
 
    但现在小凡天关闭,他们可是连蛛丝马迹都找不到了,想要探查,等三十年之后小凡天再次开启之时吧。
 
    众人散去之后,楚休跟着关思羽回到关中刑堂,吕凤仙那四个手下还在关中刑堂内呢,他自然也是要跟着楚休先回关中刑堂的。
 
    不过吕凤仙却没打算在关中刑堂多呆,他刚刚踏入了天人合一境,准备出去游历一番,好好稳固一下自身的境界。
 
    寻常人想要稳固自身境界,大部分都会选择闭关,不过楚休和吕凤仙这种武道较为刚猛霸道一点的,还是在战斗当中稳固自身境界来的快。
 
    “吕兄,你准备去哪?”
 
    吕凤仙扛起了自己的方天画戟道:“洛飞鸿现在管理着九分堂,发展还不错,不过她在小凡天内得到了一部分的机缘,准备要闭关一段时间,所以九分堂暂时没人看管照料。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