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一些武道宗师之间的激战了那股强度看得在场的众人都有些心惊胆跳

时间:2019-01-01 16:35 文章来源:互联网

 唾沫一个钉,说一不二,他既然承认自己输了,自然会把道蕴给交出去,这性格,我喜欢。
 
    至于他为什么离开,我说张曦灵,你傻了不成?刚刚踏入真丹境,不稳固躁动的真丹便与人动手,你这是准备废掉这小子?”
 
    听到陈青帝这么一说,张曦灵这才反应了过来。
 
    刚刚踏入武道真丹境,真丹因为刚凝聚的原因跟自身的契合并不是那么好,所以必须要先修养一阵,稳定真丹才行。
 
    张承祯才刚刚踏入这个境界,自然不可能留在这里跟其他人混战,除非他不想要自己的根基了。
 
    不过张曦灵也是诧异的看了陈青帝一眼,他竟然跑来好心提醒自己?
 
    陈青帝淡淡道:“打了你一顿,气出了,我跟你天师府之间的恩怨也就算了,不过若是再有什么阿猫阿狗在我面前犬吠,那就别怪我出手狠辣了!”
 
    天师府的威势陈青帝知道,他虽然不怕天师府,但却也没有疯狂到就因为一些口角便去跟天师府死磕到底,他若是真想死磕,昔日当着天师府那名真火炼神境强者的面,他便敢动手杀了对方。
 
    别看对方有着真火炼神境的强者,但在陈青帝的眼中,一个老迈真火炼神境,挡不住他!
 
    看着陈青帝离开的身影,张曦灵的眉头紧皱了起来。
 
    陈青帝这件事情乃是他遭了无妄之灾,毕竟事情又不是他办的。
 
    不过通过这件事情,张曦灵也是看到了他们龙虎山天师府的一些弊端,也是时候该去跟老天师说一说,约束一下天师府的弟子了。
 
    大派弟子性格嚣张狂傲是难免的,但道门崇尚的乃是清净无为,本身的心境若是充满了执念,这不仅对于自身的修行会带来一定的影响,更是会影响到宗门未来的发展。
 
    看看现在的纯阳道门便知道了,执念太深,行事太过偏激。
 
    天师府以前不是这样的,但随着纯阳道门衰弱,真武教在宁玄机失踪之后低调行事,天师府内也是有些人真把自己当成是道门魁首,武林至尊了。
 
    这种心态要不得,否则就会像这次陈青帝的事情一样,凭白得罪了一位强者。
 
    只不过可惜,脑子这种东西有时候是跟武道修为无关的,纵然有些人修炼到了宗师境界,但这脑子却仍旧是有些不好使,看不透这些东西。
 
    而此时场中,楚休等人都站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张承祯乃是他们这一代的第一人,稳坐龙虎榜第一近十年,无人可以超越。
 
    如今他已经踏入武道宗师境,自动从榜单当中排除,所以说这个位置虽然是让出来的,但张承祯也可以说是自己守住了这个位置。
 
    所以在场的众人有些心情复杂。
 
    宗玄跟张承祯斗了十多年,两个人一道一佛,交手无数次,大部分时间都是张承祯稍胜一筹,不过因为不是生死之战,所以究竟会鹿死谁手,这点谁也无法知晓。
 
    但现在张承祯却是领先他一步,这让一直心境十分平稳的宗玄都隐隐感觉到有些不是滋味。
 
    而方七少的面色则是有些难看。
 
    当然以他的性格不是因为嫉妒张承祯踏入了武道宗师境,而是从今天开始,他估计又要被剑王城那帮老家伙一顿数落教训了。
 
    他任性就是惹麻烦,张承祯任性便是凝聚雷鸣金丹,踏入武道宗师,这差距未免也太大了一些。
 
    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张承祯依旧是会被当成他的正面典型的。
 
    众人抬头望向半空中张承祯落下的那道蕴,楚休最先出手,手中天魔舞之上恨意冲霄,带着无边的血煞魔气斩向宗玄!
 
    方才张承祯以他们为磨刀石,承受压力以求突破,但楚休等人何尝不是在那一战当中积累着关于天人合一境的底蕴?
 
    甚至楚休还嫌那一战打的时间太短了,若是再长一些的话,楚休虽然不可能也像张承祯那样临战突破武道宗师境界,但起码能够将天人合一境的积累推至巅峰的程度。
 
    所以眼下张承祯虽然走了,但其他人可是依旧还在的,宗玄,便是一个很好的对手!
 
    上一次在昙渊大师那里,楚休跟宗玄一战,那一战虽然看似平手,势均力敌,但实际上楚休却知道,是他输了。
 
    他已经拼尽了全力,这才跟宗玄打成了平手,但宗玄这边却是还有余力。
 
    若不是最后昙渊大师出面,输的人百分百是楚休。
 
    而现在,楚休的修为更进一步,他倒是准备看看,自己跟宗玄,究竟谁强谁弱!
 
    宗玄眼中神芒绽放,手捏明王印,迎向楚休那一刀,但一刻,楚休却是从他身上看到了一股清晰的战意,显然宗玄所想的,跟楚休几乎一样。
 
    看到那边楚休已经跟宗玄开始交上手了,赢白鹿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道:“方兄,你我再切磋一场如何?”
 
    方七少撇了撇嘴道:“跟你打最没有意思,赢白鹿,你们赢家总喜欢藏东藏西的,你就不能把自己的真本事给拿出来吗?方才你若是全力出手,或许张承祯那家伙也晋升不到武道宗师,恐怕早就输了。”
 
    赢白鹿摇摇头道:“有些东西不能露的,露出来了,便是绝境,便是绝杀。
 
    况且方才我也没有留手,面对小天师张承祯,也没有人会留手,方兄,还请赐教!”
 
    话音落下,赢白鹿也没问方七少同不同意,直接周身墨色罡气爆发,凝聚成黑龙模样,带着震天动地的嘶吼攻向方七少!
 
    在场的众人看到这一幕都是一脸懵逼,他们这几人是什么情况?
 
    方才还在联手跟张承祯一战,结果现在便自己又打成一团了,看不懂,当真是看不懂。
 
    不过在场一些老辈的武道宗师却是点了点头,这一代龙虎榜英才辈出,小天师张承祯纵然惊才绝艳,但却也遮掩不了其他人的光辉。
 
    武道一脉,说白了,最重要的仍旧是实力。
 
    否则任你算计惊天,也是敌不过那碾碎一切阴谋的一拳。
 
    昔日龙虎榜那聚义庄的聂东流也是一个人物,不过其人算计太多,却是忽略了自己本身的实力,最终死于非命。
 
    这样的‘聪明人’江湖上历来都不少,但可惜真正能够走到最后的,却是没几个。
 
    细数江湖上那些站在巅峰的至强者,有几个是靠着阴谋算计走到这个位置上的?
 
    眼下楚休等人不考虑对方的背景,不考虑昔日的仇怨,也一样不考虑胜败,只为磨练自身的实力,在这么一个正好可以凑在一起的场合倾力一战,如此方才是正途。
 
    当然他们这一战对于他们自己来说,就是为了找一个合适的对手,磨练自身实力,但对于外界的人来说,这也是龙虎榜的一次大洗牌。
 
    张承祯走了,下一位龙虎榜第一究竟是谁?
 
    若是正常来说,这个人应该是宗玄。
 
    但现在变数却是有些大了,其中最大的变数就是楚休。
 
    之前在跟张承祯交手时众人便已经看出来,真正能够对张承祯造成致命威胁的除了一直伺机寻找机会的李飞廉,便是出手刚猛暴烈,爆发力强到了极致的楚休了。
 
    谁都没想到,楚休的进步竟然这般大,其力量积累已经到了一个相当惊人的程度。
 
    哪怕就算是在场的武道宗师,有一些人都没有把握毫无压力的接住楚休的换日大法跟无色定大手印。
 
    所以此战过后,龙虎榜必将迎来一次大洗牌,谁人登顶,就要看这一战的了。
 
    楚休宗玄、方七少赢白鹿四人分别交手,李飞廉却只是站在一旁看了一会,然后身形便直接后退了,站在后方安全的距离观战。
 
    不是他不想出手,而是之前李飞廉已经出了九刀,他最后那一刀出手,就是为了搏命而去的,现在他只能恢复力量,在一旁观战了。
 
    在场的众人都是高手,他们自然也能看出李飞廉的底细来。
 
    虽然之前李飞廉也的确是对张承祯造成了很大的威胁,不过他这种战斗方式,还是无法跟楚休相比的。
 
    他只有出十刀的力量,前面九刀没能斩杀对手,那第十刀便是搏命,最后生死天注定。
 
    论及真正的战斗力,楚休无疑是要在李飞廉之上的。
 
    至于漂浮在四人头顶的那道蕴,无人敢去抢夺,就那么任凭它漂浮在那里。
 
    这东西不是属于单独某个人的,而是楚休等五人的战利品。
 
    谁此时若是不开眼过去拿,那后果可是会很凄惨的,没人想去尝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
 
第六百零五章 楚休的潜力
 
    楚休跟宗玄只战过一次,但他对于宗玄的武道却是十分的了解,可以说宗玄的武道就是佛宗一脉,或者说是大光明寺一脉最为结出的作品,他已经将大光明寺这一脉的武道给发挥到了极致。
 
    强大无比的肉身,以力破万法,全身上下,你找不到宗玄任何的弱点,想要击败对方,唯一的方法便是正面以力量将其击败。
 
    但若是论及力量,这天下间能比得上宗玄的又有几人?耗到了最后,败的人定然是你。
 
    所以这一次楚休对宗玄出手,在一开始他便已经做好了决定,不给宗玄消耗到最后的机会!
 
    带着无边恨意的魔刀轰然斩下,这一刀的力量之强先不论,其中那恨意已经渗入刀意当中,甚至跟楚休直接动用那恨刀的力量也相差不多了,只不过并没有恨刀那吸收恨意为力量的神异,但却是可以引动宗玄心中的恨意。
 
    那一刀落下,宗玄手捏佛印,双掌当中佛光大盛,竟然直接夹住了楚休的天魔舞,罡气爆发,一瞬间击溃了天魔舞之上所有的魔气。
 
    而且楚休那刀意当中的恨意也并没有对宗玄造成太大的伤害,因为宗玄的心中,竟然没有恨意!
 
    宗玄从小便在大光明寺修行,没人知道他修炼到这一步究竟经历了什么,也没人知道宗玄到底是如何养成这种性格的,不过既然楚休这一刀无效,那就证明宗玄的心中是真的没有恨意,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事实就是如此。
 
    这点在当初黑魔塔的那名炼器大师锻造七魔刀时便已经想到了。
 
    贪嗔痴恨爱恶欲,只要是人,便会有七情六欲,便会被七魔刀所针对,恨刀无用,其他刀就不一定了。
 
    而若是一个人连七情六欲都没有了,那只能证明对方已经不是人了,无论是成神还是成魔,都已经不是自己所能够抵挡的。
 
    宗玄的心中没有恨意,楚休那一刀甚至只能让宗玄的精神稍微恍惚了一下,下一刻便已经反应了过来。
 
    他手中握紧楚休的长刀,劲力爆发,想要拧断楚休的天魔舞。
 
    但楚休的天魔舞虽然是六转宝兵没错,但它却是用神兵的底子锻造出来的,并且其中还有着天魔令这种材料,哪怕宗玄的肉身已经可以硬抗神兵,但也一样碎裂不了天魔舞。
 
    下一刻,楚休便已经抽身后撤,不过在后侧的同时,天绝地灭移魂大法施展而出,强大的精神力疯狂的涌向了宗玄。
 
    摄魂大九式这种攻击性极其敏感的元神秘法楚休是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使用的,所以他只是简单的用精神力冲击宗玄的脑海。
 
    卍字佛印在宗玄额头上升起,抵消了大部分的精神力,不过其中还是有一部分的精神力渗入了宗玄的脑海内,让他忍不住闷哼了一声,周身罡气都在颤抖着,有些控制不住的意思。
 
    就在这时,楚休周身佛焰升腾,大日如来虚影在楚休身后显化而出,佛光照耀整间大殿,此时的楚休甚至要比宗玄都像佛宗高手。
 
    大日如来一掌落下,换日偷天,强大的气势轰然爆发,那股威势让一些武道宗师都面色微变。
 
    之前楚休便以换日大法力对付过张承祯,以张承祯的实力,在楚休的换日大法下他都只能以雷符硬抗,还被楚休轰入地下。
 
    宗玄的防御力比之张承祯还是要强很多的,他手捏印决,周身的佛光变成清幽的月光,药师琉璃光王佛法相自宗玄身后升起,一印印落下,跟楚休的换日大法硬撼。
 
    但在换日大法那强大的力量之下,宗玄被轰的步步后撤,虽然没有受伤,但却已经处于劣势。
 
    楚休的面色不变,别看他现在占据上风,但他能看见出来,宗玄依旧没有受创,力量底蕴依旧强大。
 
    身形踏步而来,无边的佛光凝聚在楚休的掌中,芥子须弥,乾坤生灭,无色定大手印!
 
    随着楚休那一印落下,所过之处,所有的一切都被分解绞杀,佛光寂灭,就连宗玄身后那药师琉璃光王佛法相都彻底碎裂!
 
    换日大法再加上无色定大手印,这股威势的惊人程度甚至就连楚休都没想到。
 
    若是换成昔日昙渊大师在巅峰时施展,那可是当真有着硬撼天地之威的力量。
 
    而且看到宗玄竟然被楚休一连串骇然的攻击接连击溃,在场的众人顿时也是有些哗然。
 
    那毕竟是位列龙虎榜第二的宗玄,结果在楚休的攻势当中,却好似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一般,这差距也未免太大了,难道是跟之前张承祯那一战消耗了太多的力量?
 
    虚行此时甚至都已经顾不得去抢夺道蕴了,而是直勾勾的盯着场中看,他甚至都已经忍不住要出手了!
 
    宗玄不能败!
 
    对于大光明寺来说,宗玄就是他们大光明寺的脸面。
 
    之前宗玄位列张承祯之下,这点没什么,毕竟对方也是道门一脉千年才出一个的惊艳人物。
 
    道门和佛宗之间都是你来我赶,双方互有胜负,况且宗玄也并没有被张承祯拉开太多的差距。
 
    但楚休不一样,宗玄不能输给楚休!
 
    大光明寺精心培养出来的弟子结果却是输给了一个草莽出身的武者,就算张承祯已经离开龙虎榜,宗玄也成不了第一。
 
    若是宗玄真输了,这些言论百分百会传遍整个江湖的。
 
    不过虚行最后还是忍住没有出手,因为出手,大光明寺的脸丢的更大。
 
    干扰小辈交手,打得起,输不起,这种名声,好说不好听。
 
    况且关思羽就在那里看着呢,他敢公然出手打断小辈之间的交手,会被其他人唾弃不说,关思羽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此时宗玄那边,他虽然一路被楚休所碾压,但宗玄自身的力量底蕴却是强大至极,并没有因此而受伤。
 
    不过越打宗玄眼中的神光便越盛,虽然无人能够看到宗玄那雕塑一般的脸上有什么神情在,不过此时的宗玄却是在愤怒着。
 
    这么长时间以来,几乎无人能够将他压制到这种程度,哪怕是昔日他跟张承祯一对一交手时也没有。
 
    虽然这并不意味着楚休的实力就要比他跟张承祯强,但论及爆发力,楚休那层出不穷的神异武技的确是要比张承祯都难缠。
 
    若是理智一些来打,宗玄就这么一直被动防御着,等到消耗掉楚休九成的力量后再出手,他几乎是必胜的局面。
 
    但此时宗玄心中已经燃烧起了怒火,他,不想再守了!
 
    宗玄是人不是神,他也是有着七情六欲在的。
 
    此时楚休不能动用七魔刀,如果他可以动用七魔刀的话,嗔刀对于现在的宗玄来说,无疑作用最大。
 
    无尽的佛光罡气在宗玄周身凝聚着,那些佛光剧烈的燃烧着,化作佛焰沸腾。
 
    随着宗玄手捏明王印,佛光怒焰当中,一尊四面八臂明王虚影浮现,面容狰狞可怖,八臂之上以罡气幻化出了各种各样的兵刃,向着楚休狂攻而来!
 
    天魔舞被楚休拿在手中,换日大法的力量被楚休提升到了极致,他周身的气血都在沸腾燃烧着,金色的佛焰流转,竟然给天魔舞之上镀上了一层佛焰金芒。
 
    那一刀斩下,佛焰中带着滔天魔气,与此同时,楚休的天子望气术也是被他施展到了极致,宗玄的忿怒明王纵然有着八臂之力,但却也被楚休的一把刀全部拦截。
 
    佛光魔焰爆裂飞舞,那股威势甚至都快赶上之前五人围攻张承祯的那一幕了。
 
    虚行面色的阴沉至极,魔佛同修对于大光明寺的武者来说,根本就是侮辱。
 
    不过楚休能将佛门武功修炼到这种程度,偏偏他还说不出什么不对来,因为楚休乃是圣僧昙渊的传人。
 
    昙渊大师在江湖上的名声人尽皆知,他的传人哪怕是修炼了魔功,也不会是魔道中人。
 
    这是一层光环,就算江湖人不相信楚休,但他们却相信昙渊大师。
 
    而此时场中,褚无忌看着楚休跟宗玄的交手,他挑了挑眉毛,低声对陆先生传音道:“这小子不简单啊,别人都以为他是魔佛同修,其实他是道佛魔同修。”
 
    陆先生诧异道:“他还修炼过道门的武功?”
 
    陆先生算是比较了解过楚休的,不过他也没有主动问过楚休究竟都修炼了什么功法,毕竟这种东西有些忌讳。
 
    但在外界,楚休却还真没有主动露出过什么太强的道门功法。
 
    褚无忌嘿嘿笑道:“你看不出来很正常,道门功法中正平和,最重基础底蕴,这小子便是以道基为骨,将根基打的十分扎实牢靠,这才有着现如今这种修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修炼的第一门功法,应该就是道门一脉的。
 
    以中正平和的道法调和魔佛之力,不管他是无心还是有意,这种做法都使得他自身三种力量不仅达到了一个微妙的平衡,甚至还能够互补。
 
    此子是个人才,他的潜力,不比方才那位踏入武道宗师境界的小天师要差。”
 
    陆先生有些诧异的看着褚无忌,他没想到褚无忌给予楚休的评价竟然这般高。
 
    要知道褚无忌其实本身就是一个天才人物,昔日也是位列过龙虎榜前五的存在,现在更是隐魔一脉中,最有希望踏入真火炼神境的武道宗师,整个隐魔一脉当中,能被褚无忌看在眼里的,可都没有几个。
 
 
------------
 
第六百零六章 天地无匹
 
    大殿当中,楚休跟宗玄的一战激烈程度甚至已经远超一些武道宗师之间的激战了,那股强度看得在场的众人都有些心惊胆跳的感觉。
 
    两个人都是打出了真火,没有利益,没有仇怨,只为了胜负一战!
 
    宗玄的忿怒明王,楚休的换日大法,佛焰罡气在剧烈的燃烧着,随着双方的交手,两个人周围那些青铜石柱竟然都出现了裂纹,整间大殿都开始晃动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广宁道人连忙大声道:“你们两个注意一些,再这么打下去,整间大殿都要被你们给打垮了!”
 
    正常来说,别说是两名天人合一境武者的交手,就算是真火炼神境的强者来了,也是别想把三清殿的分殿给硬生生打垮的。
 
    但三清殿的分殿已经经历过一次上古大劫的洗礼了,并且外部的阵法还被广宁道人等人联手破掉,其中没了阵法守护,其实已经是脆弱的很了。
 
    只不过之前这些武道宗师出手的时候,他们只是为了争夺那道蕴这才出手的,主要在抢夺道蕴,而不是互相之间厮杀交手,所以也并不算太激烈。
 
    但方才张承祯跟五人剧烈交手,现在楚休又跟宗玄打到这种地步,整间三清殿分殿已经有些不堪重负了。
 
    不过此时楚休和宗玄都已经战到了这种激烈的程度,就算是让他们暂停他们也是办不到的,哪里还能顾得上其他?
 
    宗玄眼中佛光暴涨,身后四面八臂的忿怒明王虚影彻底淡化,但却演变了不动明王虚影。
 
    守本心,渡众生。多闻不动,镇邪诛魔!
 
    不动明王乃是五大明王之首,宗玄演化这不动明王印,其中神韵已得九分。
 
    而最后那明王虚影则是直接烙印在宗玄的体内,使得他周身都浮现出了密密麻麻的佛宗梵文。
 
    身化明王,宗玄以自己为载体,将那最后一分的神韵彻底补全!
 
    轰然一声巨响,宗玄直接以肉身硬抗楚休的天魔舞,他全身都是破绽,甚至已经用不到天子望气术去查探了。
 
    宗玄双手紧握住刀身,楚休的力量爆发到了极致,但宗玄在那不动明王之力的加持之下,自身的力量甚至还要更胜楚休,让天魔舞根本就无法挣脱。
 
    楚休都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的佛焰罡气在燃烧着,而所换来的那股强大力量,却也是现在的楚休无法硬撼的。
 
    佛光暴涨当中,天魔舞之上都传来了一声悲鸣,这柄魔刀之上的魔气甚至都被那不动明王之力所镇压。
 
    左手紧握刀身,宗玄右手向着楚休一印落下,如地动,如山崩!
 
    楚休眼中闪过一抹杀意,松刀后撤,但却并不是撤离,而是一拳凝聚煞气杀机,以天绝地灭忘我杀拳跟宗玄硬撼!
 
    拳印相交,双方的地面寸寸碎裂,那被阵法加持的青铜甚至都被轰成了铁渣。
 
    后方的陈青帝摸了摸下巴,他能从楚休这一拳当中察觉到,其中竟然有他的一部分拳意,虽然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但加入了这一丝的拳意,楚休的拳便有了‘神’,威能足以倍增。
 
    陈青帝依稀记得,他只是在楚休面前出了这么一拳,楚休竟然便记住了他的拳意,并且施展出来,甚至到了不逊于他的弟子谢小楼的程度。
 
    要知道谢小楼可是他的亲传弟子,楚休只是看到了他出手一次,而谢小楼却是看到了他出手无数次,并且陈青帝还特意在谢小楼面前施展过他的拳意武道,并且逐步分解和讲解,这才让谢小楼修炼到了三分形似,一分神似的地步,看着唬人而已。
 
    结果现在楚休使出来,却是一分形似,一分神似,这顿时让陈青帝生出了一种人比人得死,货比货该扔的感觉,甚至他现在就想把谢小楼拎过来,狠揍一顿出出气。
 
    并且陈青帝不光是想,他还真打算这么做。
 
    环视一周,陈青帝发现谢小楼正跟吕凤仙和洛飞鸿在一起观战,他不由得冷哼了一声,没有动手,算是给谢小楼在朋友面前留个面子。
 
    正一脸严肃看着楚休跟宗玄交手的谢小楼忽然感觉自己后背一凉,他摸了摸脑袋,看了一圈,貌似并没有什么危险,是他谁想要害他?
 
    而此时场中,宗玄凝聚不动明王之力于己身,佛焰罡气剧烈的燃烧之下,带给宗玄的是一种无与伦比的恐怖力量,甚至反过来在压制着楚休,逼得楚休弃刀,局势瞬间逆转。
武功,楚休已经将自身的力量给发挥到了极致。
 
    宗玄是一个很好的对手,因为他的武道在某一个方面跟楚休很像,都是刚猛大气,暴烈无比。
 
    眼下宗玄凝聚不动明王之力,楚休运转换日大法,双方的力量都已经提升到了极致,交手甚至已经来不及思考,都是下意识的出手,以力量硬撼。
 
    楚休本人也是沉浸在了这种意境当中,一拳一脚,皆凭本能,战斗的本能!
 
    下意识的,楚休快慢九字诀施展而出。
 
    其实现在快慢九字诀的威能已经有些跟不上楚休的实力了,单一印决拿出来,肯定是要被宗玄所碾压的。
 
    但结果楚休出手却是越来越快,大金刚轮印、智拳印、圆满宝瓶印等印决施展而出,逐渐楚休的印决开始模糊,并不是他结印不准,而是结印的速度太快。
 
    当结印的速度快到了极致,楚休却是忽然捏出了一个他从来都没有施展过的印决来。
 
    刹那间九道力量聚而不散,宛若轮盘,衔接在楚休身前,绽放出了一抹幽深的佛光来。
 
    楚休双目微闭,周身有着云丹妙乐响起,甚至让人沉醉在其中。
 
    楚休一身黑衣黑发,在那九印轮盘当中被罡气吹动着,虽然他的底细众人都知道,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但此时此刻的楚休却是给人一种感觉,他,就是佛!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